一位状元秀,怎么就成了无家可归的流浪汉!

文章正文
发布时间:2018-10-11 01:06

一位状元秀,怎么就成了无家可归的流浪汉!

2018-10-11 19:19来源:五星体育股市/冰球/退役

原标题:一位状元秀,怎么就成了无家可归的流浪汉!

通常,我们说到状元秀,想到的景象是这样的:

或者,这样:

(嗯,图中这位不是状元秀,但他比任何一个状元秀都要牛)

状元秀,在美国职业体育无论如何一个联盟基本都是风光无二:在选秀中以第一位的身份进入职业体育世界,第一份合同通常就是有保障的上千万美元,成为全美甚至世界媒体曝光的焦点。

看到状元秀,通常你的脑海中蹦出来的字眼是:年少、多金、豪车、美女……

这难道不是全世界20岁少年梦寐以求的人生?

但你绝对想不到,有一位状元秀,现在却沦落成为了一个无家可归的流浪汉。这不是任何一部小说或者电影中的故事,而就活生生的发生在了加拿大安大略省的小城肯诺拉。

1986年NHL的状元秀乔·墨菲,现在常年睡在加油站的广告牌下面。通常他现在大部分时候的所有财产,就是他身下的那条蓝色毛毯。

这样直线下跌的速度,堪比今天的沪深股市……

何至于悲惨如斯!

乔·墨菲(Joe Murphy),今年正好50岁。和同龄人相比,他的身体依然强壮和富有运动力,他手臂上的肌肉紧绷,这一切都留着墨菲曾经是职业选手的痕迹。但如果顺着身体向上看,那张沧桑的脸,让你很难相信这曾经是享誉全美的超级新星。

但他的确是不折不扣的状元秀。1986年,墨菲率领密歇根州大夺得NCAA冠军,被认为是天生的冰球好手。当时媒体给他的绰号是:“冰刀上的金童(A golden child on skates)”。

1986年,他最终被NHL最具底蕴的豪门底特律红翼在首轮挑中,他先是被送到了球队在低级联盟AHL附属队伍阿第伦达克红翼,并在那年获得了卡尔德杯(AHL)冠军。之后他一直在大联盟中打球,虽然经历过数支球队,但加起来也打了15个赛季,并不是那种泯然众人,迅速消失的状元秀。

你现在想起打球的经历,是感到开心还是难过?

如今,当墨菲听到这个问题,他点点头,打球的岁月,还是让他无比怀念。

还是很开心!特别我想到我刚刚进入职业联盟的第一个赛季,那时在AHL的季后赛,我们面对赫尔希熊,总比分0比3落后。我那时19还是20岁吧。对面那群家伙都是留着大胡子,而我就像个小学生。但最终,我们还是连赢4场,干掉了他们!

说到比赛,你会发现墨菲能记住每个细节,他甚至能够回忆起那时某场比赛的某个进球,或是技术统计。

但每当回忆结束,他的双眼就渐渐变得空洞而无神。转过头,他看着问他问题的记者:“你叫什么来着?”

当然职业生涯对墨菲来说,并非全部美好的回忆,他在红翼最终只待了3个赛季,然后开始在联盟中流浪。他的职业生涯不算太糟糕,但仍不太能和状元秀的名号相称。墨菲的性格不算太棒,当他在波士顿棕熊的日子里,他给队友留下了阴郁和孤僻的印象,在更衣室里也不太说话。这样孤独的性格,也许最终注定了他如今流落街头的命运。

在NHL的15个赛季,墨菲总共赚到了1300万美元——虽然那个时代和如今相比的工资差距挺大,但在任何时候,1300万美元至少能让任何人衣食无忧的生活。谁都不知道,墨菲是如何走到如今无家可归的窘况,他自己也不想多说自己的经历,而他的家人?很多年,他们已经没有任何的沟通和联系了。

也就是在今年8月时,肯诺拉——也就是墨菲现在流浪的小镇——警方在不经意间,才发现这位曾经的NHL状元秀竟然成为了流浪汉。具有讽刺的是,警察会注意到墨菲,并不是因为他曾经的名气,只是因为——没人认识他!

根据警方的档案,今年4月,墨菲卷入了一起暴力事件,最终他被拘禁,而服刑地点就是在肯诺拉。出狱后,墨菲就没有离开。“我被抓起来,然后被送到这里的监狱,度过了一段时候,然后我出来了。我都不知道自己在那儿,就是干脆就在这里不走了。”

也算是墨菲的幸运,虽然只有15000人口,但肯诺拉有不少教堂和慈善机构,提供给流浪汉食物和暂时居住之所,是加拿大著名的无家可归者的聚集地。墨菲很快受到了当地警察的注意。

“这是因为乔对这个城市来说,是一个新来者。虽然这里有很多流浪者,但警察一般都知道每一个人,而现在有个陌生面孔出现了,我们当然会注意。”肯诺拉警长杰弗里·杜甘承认,一开始根本没任何一个人知道墨菲是NHL的状元秀,他们仅仅是要了解这个新面孔是什么来历,会不会给这个宁静的小镇带来什么问题。

也正因为那次追根溯源,才有警察发现,原来他们面对的是一个曾经的冰球明星。现在,整个小镇的人都知道了有个状元秀在他们这边流浪,每个人都知道墨菲的故事。对于墨菲来说,好处是,他不太会面临饿肚子的尴尬:“每个人经过我时,都会帮我买个汉堡或者猪柳蛋。”每当接受施舍时,墨菲并不会觉得特别开心或者难受,他只是面无表情拿好食物,毫无声调的说一声“谢谢”。

相比吃饭和睡觉,肯诺拉最吸引墨菲的地方,是这里的宁静。这个小镇位于五大湖区,就在著名的伍兹湖(Lake of the Woods)边——看到这个名字你就明白:森林之湖。坐在湖边,闻闻森林里新鲜而单纯的空气,看着人们在平静的湖面上钓鱼,是墨菲现在最大的享受。也只有这个时候,你会看到他空洞的眼神中,又泛起了一些快乐的亮光。

也许也只有在肯诺拉,墨菲才能从他流浪的生活中重新走出来。不愿和人接触,最终甚至和家人断绝关系,生活一再下跌,其实都有一个罪魁祸首——

慢性创伤性脑病(Chronic traumatic encephalopathy,简称CTE)。

随着时间推移,越来越多专家承认,对于职业体育运动员,特别有剧烈身体冲撞的运动员,CTE是相当恐怖的凶手。

不幸的是,墨菲恰恰也是CTE的受害者之一。

(冰球是一项危险的运动,在高速比赛中,墨菲随时会撞上护栏、地板,或者对手的球杆。)

顾名思义,CTE首先是一种脑部疾病,其次是由创伤引起的,最后呢,这种创伤还是慢性的,有别于脑震荡等突然性事件。在平时,外部的撞击可能只会让运动员有暂时的疼痛感,之后恢复正常。但经过多年研究,专家们发现,其实这些剧烈撞击,在你的脑部,都已经留下了伤害。而随着时间的退役,受到CTE困扰的人会不断地出现间歇性记忆损失、视觉模糊与偏头疼症状,并且开始患有抑郁症。

看到这里,你突然发现,回首墨菲在棕熊时与更衣室格格不入,他也许在那时就已经被CTE缠上了。

从某种角度来说,乔·墨菲如今流落街头,甚至算是幸运儿,我们看看下面这份CTE受害者的名单:

NHL 德里克·博加德 28岁去世

NFL 戴夫·杜尔森 吞枪自尽

NFL 阿隆·埃尔南德斯 多次犯下枪击案,并最终射杀他人被控一级谋杀,在狱中自缢身亡

(前爱国者明星球员埃尔南德斯曾被认为是联盟第一近端锋,23岁因谋杀入狱,27岁离世)

MLB 莱恩·弗瑞尔 自杀身亡

职业摔跤 丹尼尔·布莱恩 用药过度身亡......

如今,这个名单变得越来越长,而很多职业联赛的退役球员也会集体起诉联盟,要求进行赔偿。包括墨菲,2014年他也参与了NHL关于CTE的集体诉讼,但这个官司依然旷日持久的拖延着。

但至少NHL联盟也开始正视CTE这个问题,例如,联盟对于球场上的打架控制和惩罚越来越严格,尽管球员间的单挑,曾经是NHL赛场最让球迷感到刺激的看点。不过,脑部专家毫不留情的指出,就是这样单挑,每一记砸在对手脑袋上的拳头,都可能引起CTE。

而对于墨菲来说,好消息是,现在他的家人和一些自己曾经的队友,开始向他伸出援手。人们也知道,墨菲更多需要的,是心理上的安慰、治疗和沟通。

毕竟,天气已经转凉,如果墨菲还依然在街头徘徊,也许他真的过不去这个冬天。

要知道,加拿大的冬天很严酷,也不会有温煦的阳光。

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声明: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,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

阅读 ()

文章评论
—— 标签 ——
首页
评论
分享
Top